木木又又寸寸

“他们说旧戏本已泛黄,我却当作是国色天香”
嘘——别出声哦,喜欢我的人他迟早会发现我的

Ode to life and death【生死颂】

◆生者之诗◆死者在世时,生者对他定义。直接决定了亡者是天使还是恶魔
◆亡者之歌◆死者的自审,描述真正事实。审判官通过“亡者之歌”判定亡者是“上天堂”还是“下地狱”

我家女孩子,曳

本来是神明大人的,是来拯救这个世界的,假装自己是人类认识了温柔的小姐姐。后来她帮王国解决了问题,被当做是巫女,其实是他们害怕他她强大,威胁到自己罢了。小姐姐把自己打扮成她,去认罪。被圣火烧死了,魂飞魄散。等他她醒来知道,疯了,恢复原型,变成“怪物”死了,被圣火烧死的人灵魂也会灰飞烟灭(其实没有,因为她是神明啊,他失忆了,下到地狱)
因为死了,所以失去了神明的位置,所以不能说失忆,是规矩封闭了他有关神明的记忆。生者肯定想要他下地狱,然而审判说天使,不过他本来就有翅膀,和别人不一样。他不知道自己是神明,只知道自己是怪物。最后变成了中立者,因为他狠不下去,又爱不下去。所以一直只是按规矩做事,没有感情。

spot【男孩子】
年龄:你猜>3<
身高:157
特征:  眼角下不要忘了,喜欢说自己的名字而不是“我”,从来不露出左手。
爱好:恶劣的恶作剧,做黑暗料理,其实不喜欢甜甜的东西,但是会假装喜欢的样子。
本体:玻璃毒蛙
角色介绍:
是个恶魔啦,很会骗人!!本来是个严重自闭症,后来变成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。干完坏事之后,总是一脸不是无辜。因为很聪明,伪装成可爱的乖孩子,所以大家都觉得不是他干的。
在自己的世界企划里,死后被生者判定成恶魔下地狱。
生者之诗: 那个不会说话的奇怪的孩子,欺骗别人的坏孩子!就像黑夜里的虫子,地狱里蠕动!
亡者之歌: 神父告诉人们,天堂美丽、教堂圣洁,以及地狱污垢。是谁在吞吐谎言,公正的审判官?罪人在地狱里张开了嘴巴。
*大概是spot活着的时候是不会撒谎的自闭症,被“唯一的朋友”当做替罪羊利用,被处死刑。到小镇以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的人。

任务记录本【编号***】
我看到他的眼神了,所以我把**推下去了。**的腿骨折了,演出的主角只能换人了,主角换成了他。这不就是他想要的吗?他为什么要不开心呢?后来他问我,我是不是可以让大家都忘记这件事情。我说,是的。
然后他就生气了,用像恶毒的蛇一样的眼神盯着我。
“既然这样,你为什么不直接摔死他!我们的约定不是让我取代他吗!?”
“可是你已经夺走了他最重要的一次演出”
“那又怎么样!我要让他消失!永远永远大家只能看见我!!”
我没有说话。

我完成了我的任务了,我让他代替了**,永远。这个任务其实本来就完成了,因为我知道那次演出e舞台上的大灯会砸下来,正好落在舞台中央————主角的位置。

到底,谁才是恶魔呢?

【编号***任务已结束,请执行者“spot”及时领取积分,谢谢】





我家孩子性格都有点, 不适合谈恋爱,他们太酷了
都比较自私(大概),只做自己喜欢的,对自己有好处的。太不在乎别人了,内心想要满足自己的各种欲望尴尬,比如说求知欲,他们完全是孤立的,尴尬,,,各种各样的惨死,就是什么被世界抛弃 ,被孤立,反正都是社会搞坏了他们

生死颂的设定真的好残忍,由活着的人判定他们是天使还是恶魔。活着的人们是这样看待他的,外面的世界里,大家说的话永远是“真的”。真正的事情真相,只能在地狱里知道了,有什么意义呢?因为他们死过一次,他们之前的性格是活不下去的,他们突然明白了善良和仁慈,是没有用的,最重要的是权力,只要有权力,对的人说是对的的,就是对的。怀的人说对的,也是对的,所以他们就变了,坏掉了。不是变成坏人,是人格坏掉了。

毕竟地方有限,避免不了争夺。他们所有人都要在工会里做任务,用任务后获得的东西来维持这个世界的正常发展。就比如说动物是成群生活的,无论是什么样的地方在生物集结时,都会形成相对的规则等级群落。这人间每天都有人死掉,地狱也没有这么大啊,下地狱只是灵魂下地狱,真正的死掉是魂飞魄散。不过这里有一个baff。是由活着的人给死了的人,订罪名或者是荣耀。也有“恶魔”上天堂的,也有“天使”下地狱的。每一个人死掉都会被记载,把这个人平生写成诗,所以叫生者之诗。人死后,接受审判官的审判,(通过真正的原因),决定ta是天使还是恶魔,所以天堂上有恶魔,地狱里也有天使。
一切的一切,包括工会的内部工作人员也是,工会职位。职位自然是,等级越高,选择越多,等级制度是必不可少的。不过每个人都是普通人啊,一样的,只不过是上班的时候是不一样的权力。就像国家总统和你一样,抛开身份都是人,所以平时大家都一样。做任务赢得积分,即是金币,也是你的等级标准。上位者说的,就是规矩,除非你有能够抵消规矩的积分数量。
他们会回到现世做任务,虽然会回到上面去做任务,但是是不能改变过去的,也只有任务需要的时候才能出现。有审判官看着,防止越矩 。
审判官,也是一个职位,也是通过在工会做任务,获得权力积分,

我觉得吧,这个世界就像一个社会,优胜劣汰。什么事情的发生和存在,都是有原因的。每个人的习惯性格,都是有故事,有原因的,也暗示了一些东西。
他们的可爱,让人心疼在于,一些很微妙的细节。比如说,为什么spot要假装成乖孩子?为什么想要恶作剧“很过分的恶作剧”,为什么不喜欢吃糖要假装好喜欢?因为他是孤独的,他以前是自闭症,没有朋友。所以很想要朋友,但是又害怕别人抛弃他,所以他就“恶作剧”朋友的朋友,让所有人喜欢上他,所以他成为了视角的中心 ,中心人物是很容易毁掉别人的,他再也不会被孤立,被诬陷了,诬陷别人的人成为了他自己。举一个例子,被强奸过的人长大以后更容易也成为这样的人。
他至少还是开心的,不是吗?

评论(2)